娱乐八卦

1 主题 1 帖子
  • 回复
    363 浏览

    歌手刀郎又火了。

    也许有些年轻人会一脸蒙圈:刀郎是谁?

    你可能不知道他,但你绝对听过他的歌:“2002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”“你是我的情人,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”……凭借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《情人》《西海情歌》等爆款歌曲,歌手刀郎曾红遍大江南北。

    自2013年逐渐退隐江湖后,这位音乐才子便愈发低调。此次携新专辑《山歌寥哉》回归,他也并未大肆宣传。然而,新歌《罗刹海市》一经发布便引发关注,频频冲上热搜。

    不过,这次的走红与以往有些不同。

    新歌《罗刹海市》曲风大变?

    豪迈粗犷的曲风、热辣直白的歌词、沧桑浑厚的唱腔……从前听刀郎的歌,你能听到西北苍凉的风声,爱恨情仇都直来直往。

    与之相比,《罗刹海市》截然不同。这首歌曲调包含了民歌、小调、摇滚等风格,被许多老歌迷评价“曲风大变”。喜欢刀郎20年的骨灰级歌迷、生于70年代的陆宇对记者说:“《罗刹海市》跟他之前的曲风差别太大了。刚开始听的时候,我还怀疑过是不是他写的,怎么刀郎的风格变成这样了?”

    “他之前都是翻唱一些西北民歌、红歌,或者自己制作的关于爱情的歌曲。《罗刹海市》的曲风则是跟地方戏剧相融合,带有批判意味和嘲讽意味的主调,制作水准也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陆宇直言:“刀郎的作曲唱功一流,但作词太平民化,多了一些土气和地气,少一点精致和高雅。现在证明他的最后一块短板也被补齐了。”

    诚然,此次《罗刹海市》的歌词让观众刮目相看:打西边来了一个小伙儿他叫马骥,美丰姿、少倜傥,华夏的子弟,只为他人海泛舟搏风打浪,龙游险滩流落恶地……和此前“火火的嘴唇”“无尽的消魂”等歌词相比,《罗刹海市》在遣词造句上无疑显得底蕴厚重得多。

    虽然曲风大变,买账的听众依旧不少。截至发稿时,这首歌曲登上多个音乐播放软件的热搜首位,相关话题刷屏各大社交平台,“罗刹海市”这一词条的抖音播放量更是突破了3.6亿。

    正如网友评价的那样:我以为刀郎封刀了,原来他是在磨刀。

    崭新回归,刀郎用音符写下自己磨刀十年的一字一句。

    歌词取材《聊斋志异》 被指“炮轰”他人?

    “罗刹国向东两万六千里,过七冲越焦海三寸的黄泥地;只为那有一条一丘河,河水流过苟苟营……”不难发现,《罗刹海市》的歌词取材自蒲松龄小说《聊斋志异》中的一篇同名故事《罗刹海市》。

    这篇故事的情节很简单:

    话说中国两万六千里之外有个罗刹国。某日,一位叫马骥的中原人去罗刹国经商。他发现罗刹国人长得都奇形怪状,且以丑为美,以丑选官。在这个美丑颠倒的地方,人人对长相俊美的马骥避之不及。后来马骥把脸涂得漆黑,大家反而交口称赞,该国国王还因其“貌美”封他为官……

    “花面逢迎,世情如鬼”,古往今来的文人基本都认为,《聊斋志异》是蒲松龄假借“怪诞史”书写“胸中垒块”的孤愤之作,是典型的讽刺文学。而《罗刹海市》这首歌取材聊斋,再加上部分段落用词辛辣,如“勾栏从来扮高雅,自古公公好威名”“岂有画堂登猪狗,哪来鞋拔作如意”等,因此许多观众认为,《罗刹海市》也必然是一首意有所指的讽刺歌曲。

    有人解读刀郎是在抨击如今华语乐坛的“虚假繁荣”,有人认为他讽刺的是流量文化下的“以丑为美”,更有人开始对号入座,认为歌词直指一些乐坛同行。

    刀郎 - 羅剎海市『她兩耳傍肩三孔鼻 未曾開言先轉腚,每一日蹲窩裡把蛋來臥。』【動態歌詞/Vietsub/Pinyin Lyrics】